NEWS / 新闻资讯
  • 环保施压 钛白粉市场“起飞”

    12月,钛白粉价格市场可以说涨的火热,在涨价这条路上之前都还扭捏300-500元/吨的涨,现在奔放到1000-1500元/吨的涨,可以说涨得非常“解恨”,特别是“龙蟒佰利”宣涨1000元/吨之后,其他先后宣涨的生产商信心更足,这也是龙蟒年内第12次涨价,保证了每月一次的“月薪式”涨价频率。

    最近比较火热的还有四川龙蟒集团被指违规排污和CCTV连续多日报道攀枝花等地的工业排污,都引起当地和国家环保部门的高度重视,那么在环保严查情况下攀枝花是所有的钛白粉和钛精矿生产商全部停产了吗?钛白粉行情高涨会持续吗?

    生意社钛白粉分析师杨逊认为:据生意社了解,攀枝花当地钛白粉生产商,正常开车的只有攀钢和东方钛业,矿商只有攀钢、龙蟒、安宁等5家左右正常运转,其他生产商均停产待查,物流运输于2016年12月9日解禁,12月中旬可以申请环保验收复产,今后对于证照不全或无环保排放设备的生产商严格控制。从电视或网络视频的报道来看,排出的黑水比较像矿粉与空气粉尘和废水的混合物,不一定全是纯化工排污。据生意社统计,攀枝花地区各类钛白粉生产商产能共计62万吨,原本生产正常,而因为这次事件停产涉及产能约31万吨。目前钛中矿和钛精矿的供应也并不紧张,之前只是有个别小型矿商利用大厂收储等炒作紧张气氛,高报价、低成交也成为这一部分矿商的交易策略,大型矿商的现货供应还是比较平稳,价格执行也中规中矩。目前国内多数硫酸法金红石型和锐钛型钛白粉的主流报价在14500-15500元/吨和12300-13300元/吨(均含税)。

    CCTV连续多日报道攀枝花等地的工业排污,引起当地和国家环保部门的高度重视,省市联合调查组对涉事园区进行逐一排查,目前攀枝花地区中小型矿商已全部停产,只有5家左右大型矿商正常生产。受此影响,攀西地区小型矿商就现有库存进行大幅度涨价,机动性较强使市场报价混乱,目前大型矿商相对比较冷静,毕竟环保施压,钛白粉乃至终端都存在开工率受限影响。据了解,12月中旬可以申请环保验收复产,今后对于证照不全或无环保排放设备的矿商严格控制,中小型矿商借CCTV曝光环保炒作行情,目前进口钛矿价格新单成交价同样走高,短期看,钛精矿实单成交价格或高位运行。目前攀西地区38品位以上钛中矿价格在800-850元/吨(不含税)左右,46品位10钛精矿价格在1250-1400元/吨(不含税)间,47品位钛精矿价格在1100-1200元/吨(不含税)间。

    后市预测

    上周国内钛白粉价格市场持续坚挺,生意社化工分社钛白粉分析师杨逊认为:2016年钛白粉价格市场的“全年涨”是一个比较综合的因素,只是阶段性的突出,比如上半年都说出口,下半年都说环保,涨的这么好,难免更吸引眼球,“白富美”配“高富帅”更是不差钱的让人眼红,不过攀枝花环保事件影响比较大,相关处理工作至少延续半个月以上,对于钛白粉后市的行情或存持续性供应紧张,但不会因此紧张至高压,因为环保的压力不仅仅是钛精矿和钛白粉,也包括下游终端,何况在经过近期的“移库”以后,能备货的也尽量备货了。短期看,12月的价格市场或继续坚挺,龙企涨价后的提振作用还有“余温”,现货市场变得越来越“有价格就有货”!


    Date : 2017-01-13

  • 国内塑料价格飙升:贸易商大赚

    近段时间来,在多重因素作用下,国内工业原材料领域迎来一波迅猛的涨价潮,钢铁、铜铝、纸品、塑胶、玻璃等多种原材料“涨声”一片,给下游工厂带来巨大冲击。此次涨价潮对东莞相关产业影响几何?东莞工厂如何危中寻机积极应对新的成本压力?

      “一个月前开始,我们天天收到供应商传来的涨价函,单个产品总成本因此增加了5%-8%,想给订单提下价,国外客户都表示不接受涨价!”昨日,东莞佛爱娃工艺制品有限公司老板雍程翔向记者如此描述此轮塑胶“涨价潮”对该公司的冲击。

      由于石油煤炭价格上涨、物流运费上升、人民币贬值等多重因素叠加,相对年初或年内低点,今年塑胶原料价格已经大幅上涨,10月份更是急速狂升,上涨三成以上甚至价格翻倍。

      这其中,作为中间商的东莞大量贸易企业、塑胶生产商均赚得盆满钵满,而下游塑胶制品企业,诸如玩具、礼品等工厂,则感受到了不小的成本压力。区别在于,走高端路线、生产附加值高的企业,承受能力相对较强。

      市场表现:部分原料价格翻倍

      在东莞知名塑化产业链服务商盟大集团总部,该公司运营管理部副总经理赖孛宁向记者展示了今年初以来塑胶现货的走势图。记者看到,在经历了前两年的低迷之后,PE塑料价格从年初的7000元每吨一路上涨,到今年10月突破万元大关,目前也徘徊在9600元的高位,上涨约4成。“更猛的是PVC,现价上涨了150%左右,期货价格也涨了一倍”。

      总部位于华南塑胶重镇樟木头的知名塑料交易平台普拉司总经理党雍也向记者透露,塑料价格今年10月以来尤其上涨得厉害,诸如ABS、PP、PVC等一个多月就涨了两三成。党雍表示,由于国内塑胶原料几乎一半来自于进口,因此,人民币今年初以来的持续贬值也造成塑料成本上涨。作为国际化的大宗商品,中国市场塑胶产品此前经历了低谷,因此也在补涨。此外,一些石化厂商、贸易商“默契”地乘机涨价、捂盘和期市的投机行为也加剧了价格上涨。

      事实上,此轮塑胶价格上涨是多方面因素叠加的作用。除了上述原因之外,赖孛宁也表示,上半年“黑色系”煤炭价格上涨,石油价格的缓慢复苏,也导致大部分煤化工原料和石化原料上涨;国内整顿规范物流行业,导致物流成本增加30%以上等等,也是价格上涨的因素。

      中间贸易商:赚钱行情开启

      东莞一直是华南地区重要的塑料交易重镇,樟木头、常平等地均有大量塑胶贸易商云集。记者采访发现,今年塑胶贸易商可谓开启了赚钱行情,“能过个好年”“原先的库存一下子变成了金疙瘩”“捂一捂再看看”等说法开始在业内流行。“现在的情况是,不少企业已经开始惜售、囤货,真实反映了市场心态。”赖孛宁称。

      “对于做塑胶贸易的公司来说,今年整体的盈利情况应该比较可观。我们公司塑胶出厂价格普遍上涨了30%,尤其硬塑方面,价格上涨最为明显。”从事塑料进口、销售的东莞市恒旭达塑胶贸易有限公司经理李娟表示,今年该公司的利润增加了至少20%。

      东莞市磊鑫塑胶原料有限公司主要做的是ABS材料,客户主要是空调、冰箱等家电行业,以及改性塑胶厂。该公司经理王四云透露,今年ABS原材料价格上涨迅猛,从年初的10000元左右,到现在上涨到14000元,利润操作空间非常大,整个ABS塑胶处在供不应求的状态。“这一次的上涨是2009年以来涨幅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尤其是9月份以来橡胶价格上涨对行业影响很大”。

      下游工厂:成本骤升吃不消

      在东莞众多支柱产业中,塑胶制品占据了相当份额。此轮塑料价格上涨,给作为下游的东莞工厂带来相当大的冲击,特别是玩具、工艺礼品等行业。东莞一家大型港资玩具厂商相关负责人就向记者透露,塑胶涨价已经对企业成本造成12%的上升,给企业带来很大的压力。

      “我们非常关注这次涨价,协会开了几次会来探讨,很多副会长单位、会员企业都在吐槽。”东莞一个由众多中小外贸企业组成的协会——工贸会的会长雍程翔告诉记者。对于接了长单、大单的外贸企业来说,由于订单都是按签订的节点来计算,周期往往长达几个月,因此原料价格上涨尤其让他们吃不消。

      雍程翔经营一家名叫佛爱娃的公司,主营包装袋、工艺制品。从10月初以来,他几乎天天接到供应商发来的涨价函、传真邮件。“完全没想到,也想不通,我们之前都是零库存运行,不囤原料,吃了大亏。”雍程翔感叹。据他分析,该公司一年的塑胶采购成本原本只有300万元,今年已经多花出去50多万元,预计全年要多花将近100万元,平摊到单个塑胶产品,增加了5%-8%的总成本。

      这部分成本压力能否转移到下游客户上呢?雍程翔认为这很难:“我让销售人员通知国外客户,协商稍微涨价,结果客户都不接受涨价,没办法,我们只能自己硬扛过去。”

      不过,也有企业表示原料价格上涨还在可承受范围之内。东莞市黄江雄昌玩具厂经理肖静透露,该公司主要是帮一些大品牌生产各种高端的玩具用品,比如学习益智类,产品附加值高,价格上涨一些客户也可以承受,表示理解。


    Date : 2016-12-29

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
0570-8598689
0571-28909371